向山骨

一个杂食者,擅长开车,喜欢be

日常感慨我要死了
第一张让我满脑子都是omega到特定日期抑制剂失效
死了死了死了

什么叫真的白到发光
这就是传说中的白到发光
沉迷尹土匀木目
果然
喜欢是开车的第一动力
准备搞坑自嗨冷圈

【如花山月纪】

如花山月纪

原审神者A了两年之后当前审神者接收本丸

有一定的暗堕本丸设定

私设如山

all审向【但不仅限,可能是双插头】

灵力两极化审神,在现世中接受过时之政府的治疗

ooc都是我,错误都是我,不喜勿喷

“日后再多留意一些吧?”


山田雪原回过头对太郎太刀说了一句,然后率先像其他部屋走去。

三条家的人都住在一起,住在本丸里最大的那个部屋,雪原一直不太喜欢这样的设计,总觉得缺乏隐私感和个人空间,也许对于短刀们来说可能不算什么太大的问题,可是对于身为太刀或者大太刀来说,雪原个人认为总归是一件不算方便的事情。

相比较与长谷部,鹤丸与大俱利来说,三条家的人倒是十分平静的接受了这个事情,甚至在雪原看来,石切丸和小狐丸觉得这件事应该早一些发生,而不是时隔两年才姗姗来迟,也许是因为一位被长期供奉于神社而另一位有着稻荷神的加持,本身的意识里或多或少带着一些神格的存在,对于人类的情感,有一些东西被淡化了许多。山田雪原抽回手,对着眼前的三位深深地鞠了一躬,三日月用一弯明月的眼睛看着雪原,眼神里释然多过其他感情。


“那个女孩子啊,以前非常喜欢我这个老爷爷呢。还总喊石切丸做她的近侍,还说了什么婚刀之类的话,身上总是莫名其妙的出现一些伤口,倔强的不行。”


雪原看着三日月平静的说出这些,也许是在漫漫长河当中因为分离的太多,所以也比其他人更加的敏锐在分离的事情上。雪原又在部屋坐了一会,狐之助在期间回来了一趟,带着两个工匠和很多三色团子便当一些的东西,雪原留了一整盒团子在三条家的部屋,然后才起身告辞。


“长谷部,药研,石切丸他们……”


雪原和太郎太刀手里各自拿着一串团子,一边叼着一边向前走,雪原把竹签咬住,在已经替换过灵力的付丧神名字后画上对号,又在药研的后面加了一个重点号。然后向前转过拐角抬手敲了敲宗三左文字部屋的纸门。

房间里面没有开灯,没有窗户的部屋显得稍微有些昏暗,宗三左文字异色的双瞳在雪原眼里显得有点过于妖冶,连同笑容也是,。


“您来了呀,请坐过来吧”


雪原将踏进去的一只脚缩了回来,停在门口,宗三过分的热情特别虚假,不得不让人心生疑惑,雪原隔着面纱暗自做了一次深呼吸然后这才进到宗三的部屋。

宗三有些奇怪,说话颠三倒四的,似乎在正常和不正常之间反复徘徊,雪原试图伸手过去,不过紧接着就被宗三挥手挡开,宗三垂着头口中喃喃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雪原看着眼前的景象,觉得这个本丸似乎比起其他本丸来说,更不和谐了一点,至少没有人告诉自己,宗三是这幅模样


“请过来帮我一下”


雪原站起身,过去伸手握住了宗三的手掌,太郎太刀从宗三背后固定住了手臂活动的范围,灵力从雪原的体内倾泻出来,注入到宗三的身体当中,比起药研更加激烈的排斥反应甚至让宗三咳出了血。

这可不好

雪原暗自想着,用灵力将那些在体内乱窜的力量逐一封印,然后才发现宗三的体内除了自己设下的封印,本身体内还有一个残破的印记,保险起见雪原并没有动它,只是将灵力转换后就安抚好宗三然后起身出去。

等离开宗三的部屋,还有七振刀剑男士,雪原嘟囔着看了下之后的名字,想起了什么一般,调出之前的出阵记录,白底黑字一条一条将所有付丧神的消息都记录的清清楚楚,两年前的一月,因1331年的镰仓在八月至十月之间有时空壁的噪音,宗三左文字被认命第一部队队长,平定因元弘之乱而出现的时间溯行军。

全员带伤出阵,雪原看到这里微微皱起眉头,以往政府会在审神者实习期间送来一些反面教材,大概算是一种指南,其中就提到过,带伤出阵十分容易成为付丧神被时间溯行军影响的原因之一,进下来是……雪原向下看过去后觉得这一次的出阵大概可以算得上是典型中的典型,带伤出阵,队员失踪,重伤保护,又间隔半个月雪原才看到这一队的治疗记录。


“也许一会儿我们要去天守阁看看之前的审神者有没有留下什么日记之类的东西了”


雪原将宗三,歌仙,山姥切,青江和药研单独重新列出来之后,将写着队员名字的纸条交给太郎太刀


“将这些人带到天守阁去吧,又药研帮助的话应该很容易”


太郎太刀接过纸条后对雪原稍微躬了下身,转身去按照地图去找过去,雪原则是去了烛台切光忠的房间。作为上一任审神者的近侍,有一些消息也许从他的口中会知道。


【如花山月纪】

如花山月纪

原审神者A了两年之后当前审神者接收本丸

有一定的暗堕本丸设定

私设如山

all审向【但不仅限,可能是双插头】

灵力两极化审神,在现世中接受过时之政府的治疗

ooc都是我,错误都是我,不喜勿喷

山田雪原这边处理好大俱利和鹤丸,狐之助就叼着刚刚的记录本和一个记录卡走进来放在地上,脖颈上的铃铛记录下当前发生的记录。


“快递送去天守阁了,另外这是这一个月的军备卡”

“谢谢,请再去万屋帮我请些工匠回来吧。”


山田雪原接过来军备卡,看了一会还在昏睡的大俱利,突然想起什么一般冲出去对着没走远的狐之助喊


“再带一些团子和便当回来吧,我一会去看看厨房里还有什么没有。”


狐之助应了一声,很快就离开了,雪原将目光又落在那两振沉睡的付丧神身上,觉得还是不要打扰他们退出来,记录下情况后向别的部屋进发。长谷部的部屋就在鹤丸部屋的隔壁,敲门时里面静悄悄的,雪原又敲了一边里面才传来请进的声音,拉开门就是长谷部换上出阵服跪坐在面前的场景,身前放着本体,正襟危坐的模样让雪原也没来由的跟着一起紧张。


“怎,怎么了?”

“我是压切长谷部”

“我知道……”

“上一位大人也不会回来了是么?我又一次被下赐到别人的手里了,对么?”


山田雪原抓抓头发,时之政府并没有讲过接手本丸应该做点什么,尤其是面对这种情况,实习的时候多数面对的是时空壁传来噪音和异变后审神者们如何面对时间溯行军选择最合理的排兵布阵,或者是平日里的手合或者和其他本丸不同平行时空付丧神之间的切磋,关于心理问题……。一般本丸都是蛮和谐的所以雪原也没有过多的了解这方面的事情,看着眼前的长谷部,雪原有些束手无策。


“您也会将我转交给别人么?在您拥有我之后”

“……”


山田雪原走过去,跪坐下来伸手拍了拍长谷部的肩膀


“拥有了人类身躯后,许多情感处理起来也蛮辛苦的吧?真是辛苦了啊长谷部”


回答雪原的是长久的沉默,心理斗争谁都会有,更何况是有些几百年记忆的付丧神,因此雪原只是轻轻拉起长谷部的手将自己的灵力覆盖上去,直到确认长谷部身体内的灵力足够充盈,然后就起身准备去下一个部屋,在离开之前雪原转回身看着还在低头的长谷部。


“我不会的”


长谷部没有搭话,主命的意识大概在他心里留下了太深的印记,导致一瞬间有些反应不过来,雪原可以理解。但是同时雪原也并没有将实话说出口,上一任审神者放弃了他们现在拥有了新的本丸,甚至在雪原去领资料的时候甚至看到了那位审神者新本丸当中有刀剑修行归来后的档案记录,这样的事实让雪原不知道怎么开口去解释,也不知道怎么说能让苦苦等待的付丧神们心里觉得舒服一点,所以只能选择沉默。

长谷部下来紧接着是药研,站在门外的雪原说实在的有点紧张,粟田口家的孩子都是蛮好相处的,除了药研这是雪原在实习手册上写下的总结性的一句话,怎么形容呢?大概就是那种虽然明知道他是在关心你,或者十分尊重你,但是脸上却还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话也不多,明明是短刀,却硬是给人一种这家伙是一种大太刀吧的感觉,而且同三日月或者其他太刀或者大太刀一样,客观又聪明。雪原拍了拍自己的脸,深吸一口气敲响了药研部屋的门,里面很快就传来了声音。


“请进”


山田雪原拉开部屋的门,相比长谷部的正襟危坐药研就随意很多,穿着平日里在本丸通常会穿的衣服,盘腿坐在垫子上,好像早就料到什么一样,用一双蓝紫色的眸子看着雪原。


“我们是被抛弃了,对吧”

“这……”

“回想起来,那还真是一个性格很好的女孩子啊”

“十分抱歉”


雪原将双手放在膝前头微微低下去,药研没搭话,只是用一种审视的模样看着眼前的这个男性审神者,似乎在审定眼前这个人是否真的值得去托付,好一阵之后才开口。


“你为什么来到这里呢?山田雪原”


药研没有用大将或者是审神者的称呼来叫雪原,而且直接称呼了姓名,这个问话让雪原愣了一下,要说到是为什么的话,一方面是出于对历史守护的心一方面是出于对刀剑的热爱。但是雪原心里隐隐约约的也能猜到,这两个答案,大概都不是药研真正想问的,雪原喉结滑动了一下只觉得口干。


“……时之政府把这个本丸交给我就说明你们没有被遗忘,只要还有人记得这里,执念就会化成最坚不可摧的力量,维系你们和这个世间的联系,我……我希望我可以做守望的那个人”


雪原觉得脑子有点懵,说的什么自己也不知道,只是一股脑的说出来,然后又因为自己说的这些鬼话尴尬的把头垂的更低,伸出一只手来。


“我是来想要守望你们的”

       ……

“那就麻烦您了,大将”


药研的眼神在短暂诧异后缓缓柔和下来,伸手握住了雪原伸过来的手。

不知为什么,药研经受灵力变更的反应要比长谷部的反应要激烈的多,雪原甚至看到了豆大的汗水从药研的下颌滴落到地上,垂落的黑发也因为灵力像被风吹过一样向上,本该平和的灵力像是暴动了一样,在药研和雪原的体内来回窜,几乎用了比长谷部多几倍的时间才将灵力恢复回平常模样。雪原收回手,看着甚至比之前面色还要苍白几分的药研,试探的开口。


“没事吧?我没想到反应会这么……”

“我没事,没关系的,大将去看别人吧”

“你好好休息”


雪原站起身,跺了跺脚因为跪坐太久有些麻了的腿,拉上门之前又看了一眼依旧紧皱眉的药研,眼神里藏着隐约的探究,在药研摆摆手示意真的没事之后才关上门准备去下一个部屋。


“药研他……”

“你也发现了?”

“嗯,有一股很不好的气息”


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太郎太刀在去下一个部屋之前突然开口,停下脚步回首看着药研部屋的方向,雪原也停下脚步看着太郎太刀,太郎的眼中有一丝丝的戒备感,雪原知道那种感觉不会错的,绝望又疯狂,包含着冰冷和暴虐,那是只有时间溯行军身上才会特有的气息,然而就在刚刚却出现在药研的身上。虽然已经用灵力将其禁锢起来,但是能不能完全清除,还是一个未知数。

另一边,关上门后就瘫软在地的药研蓝紫色的眸子在遍布红色之后又渐渐消散下去,‘是个很好的审神者啊’药研心里想着,伸手摸了摸藏在衣服下面已经长出一点骨刺的肩膀。


【如花山月纪】

如花山月纪

原审神者A了两年之后当前审神者接收本丸

有一定的暗堕本丸设定

私设如山

all审向【但不仅限,可能是双插头】

灵力两极化审神,在现世中接受过时之政府的治疗

ooc都是我,错误都是我,不喜勿喷


不管刀剑们喜不喜欢,山田雪原的确是接手了这个几乎被遗弃的本丸,在长谷部不太友善的目光下,住进了天守阁,天守阁最顶端有一个灵力池,四面用红色的绳结围起来,正上方有一个悬浮的球状物,原本应该是个大家伙,不过现在已经很小了,好半天才回滴落下一滴微蓝色的水珠,落进底下四四方方的灵力池当中,漾起一圈圈的水波纹,最后消失不见,这应当是那些付丧神还拥有人身的原因吧?山田雪原暗自想着没有伸手,每一位审神者的灵力不同,如果现在就将灵力注入很容易因为对冲让付丧神受到或多或少的影响。

大概是因为灵力只勉勉强强够维持付丧神的活动,天守阁目及之处的那棵万年樱只剩下光秃秃的枝丫。


“首先,要盘点剩余资源,检查刀剑情况,对本丸进行初步评估,然后处理堆积起来的公文,大扫除……”


从天守阁出来,山田雪原一边翻看着实习期的手册一边嘟囔着,然后在分发下来的本子上拉出表格,将各类资源一一填上画上线,然后跟在狐之助身后向仓库走去,仓库在位于本丸西南方角落的位置,门上结着一层薄薄的灰,一看就是很久很有被打扫过。山田雪原推开门,里面的东西到还算整齐,只需要稍微记录一下就行。


“金装22,御守3个,马具……”


因为是白天,仓库虽然昏暗了些倒也不至于看不见的地步,山田雪原没开灯脚下忽然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低头就发现是横在地上的是一把大太。


“怎么将本体在这里?人……”


山田雪原忽然意识过来,因为原审神者离开的太久,所有的付丧神每天因为生存都成了问题,一些需要足够灵力加持的刀剑就因此失去了所依存的形态,变回了本体的模样。有了意识之后对话才会变得困难,毕竟刀剑都是很忠心的家伙啊,雪原心里嘀咕了一句,将本子夹在腋下,双手结印将灵力重新覆在刀剑身上。


“我是太郎太刀,终于将我重新召唤回来了么?”


随着樱花消散,山田雪原仰头望着眼前的男人,并没有意料当中抵触的眼神,甚至山田雪原觉得周遭的气氛都没有改变,不过比起抵触更准确的来说眼前这个人是一副无所谓和好奇的模样更多一些,‘因为上一位审神者没有怎么使用过他么?’山田雪原转头看着狐之助


“请把太郎太刀的出阵记录调出来”


狐之助搜索了一会,紧接着通过脖颈上的铃铛将记录投射出来,0战0出阵0当番,胜率100%,山田雪原一副我就知道的神情把头转回来。


“十分抱歉耽搁了这么久,我是这个本丸新就任的审神者——山田雪原”

“和原本的那个人不同呢?是新任的主人么,不知道你是否有能力使用我。”

“既然召唤你再次前来,自然是有同等力量使用你,今日起你就是近侍了,好好表现啊”


山田雪原的声音不算大,隐隐的透露着的却是让太郎太刀感到足够的力量感,仓库当中的资源不多,大概是上一任审神者就任时间也不长的原因吧,山田雪原将数据统计在本子上,本来这些狐之助自己就可以做到,但是山田雪原总觉得那样就少了点仪式感,将第一项划掉之后,雪原从仓库出来又向刀剑部屋走去,狐之助在一旁提醒道


“集合的话,摇动铃铛大家就知道了”

“嘛,毕竟是新就任的人啊,亲力亲为一些总归不是坏事,对吧?”


太郎太刀跟在山田雪原的身后,他对前任审神者的印象已经很模糊了,只剩下隐约的记忆告诉自己是个女孩。‘应该和这个主人不同的感觉吧’太郎太刀这么想着。

山田雪原挨个部屋敲门,在得到应答之后拉开,情况比想象中的要严重的多,原本以为一开始看到的刀剑就是全部,可直到拉开每一扇部屋的门才知道有一些刀剑是因为无法行动而没有出现,就比如眼前这个正躺在被褥当中的大俱利伽罗,大概是因为灵力不足的原因陷入在昏迷当中,一旁搁置在刀架上的本体裂痕斑驳,鹤丸抱着本体坐在一旁,神色看起来比刚开始见面的时候还要颓败几分,鹤丸看到雪原进来也只是用不太友善的目光看了一眼,然后再次将头垂下去。整个本丸都是这样,空气中弥漫着将死的气息,山田雪原觉得不能在这么等下去,等到那灵力耗尽,眼前这些刀剑会发生什么怕是连实习这么长时间的雪原觉得自己都无法预料。


“鹤丸,能站起来么?”

“……”


回答的是一片死寂,好一阵才看到鹤丸国永点了点头


“讨厌我也好,排斥我也好,不管怎么说,至少要先治疗再说。太郎太刀先生,请过来帮帮我。”


山田雪原将袖子挽起来,狐之助十分理解人意的将原本雪原手中的本子咬在口中,太郎太刀将大俱利横抱起来,而雪原背起了鹤丸,手里还拿着两振本体。


“狐之助,去看看时之政府的快递到没到,然后去手入室汇报给我”


雪原掂了一下身后的鹤丸,用尽量快的速度去了手入室,刚推开门迎面就是一股许久不用而产生的腐败味,轻微的风激起地上的灰尘,不过雪原也顾不了这么多直接告诉太郎太刀将大俱利放在手入台上。还好刚刚回来的时候拿了符回来,山田雪原将鹤丸在另一个手入台放好,双手合十后将带有灵力的符一一贴在大俱利久不愈合的伤口上,两种截然不同的灵力碰撞应该是不太好受,雪原看着双眼紧闭的大俱利因为力量的碰撞皱起了眉,不过很快就舒展开,原本依存的力量太弱在巨大的灵力前几乎坚持不到十秒就败下阵来,山田雪原喘口气,又将手覆在了那斑驳的本体上,裂痕被修复就连刀拵的血渍都消失不见,紧接着是在一旁静静看着一切的鹤丸国永,山田雪原将手覆在人额头上时忽然想到,刚刚自己等待灵力完全消散的想法好蠢,一个一个来的话,其他本丸的建筑即使损坏了也可以再休,无论如何先把付丧神们的状态调整回来。


【如花山月纪】

如花山月纪

原审神者A了两年之后当前审神者接收本丸

有一定的暗堕本丸设定

私设如山

all审向

灵力两极化审神,在现世中接受过时之政府的治疗

ooc都是我,错误都是我,不喜勿喷


山田雪原脱下了运动服,又抽出在衣柜角落当中的木匣打开,里面是一套靛色狩衣,不算新,上面是由金红两色绣上去的一道又一道符纹。染着朱砂的笔从额头一直落到鼻尖,狩衣着身,这么一系列繁琐的事情不是雪原第一次做,在现世灵力弱到几乎可以算是没有的雪原不凭借这些想要进入本丸无疑是一件难于上青天的事情。一想到是治疗结束开始工作后自己独自接手的第一个本丸,让雪原原本结印的手有放下来,心中莫名生出一股畏怯感,也许可以称为不太标准的“陌生”。


“希望大家不要太排斥我啊”


雪原自我安慰着拍拍脸颊踏进传送阵当中,时空变化,眼前的景象从清晰到模糊再到清晰,本丸就出现在眼前。与山田雪原看的两年前的资料上没什么变化,就好像随着原审神者的离开时间也停留在了樱花盛开的季节一般。


“真安静呢”


雪原从一旁的井中打了半桶水将脸上的东西洗干净,本丸里静悄悄的,安静的仿佛所有人都消失了,搞的雪原心里也慌慌的。


“不会是一气之下都离家出走了吧……”


雪原小声嘟囔一句,走到廊下伸手忐忑的晃响了悬挂的铃铛。

长谷部是第一个听到声响的刃,一声的时候甚至还不确定的楞了一下,停下手中的动作侧耳去听,直到接连不断的声响传来才强忍着脚步没有跑起来,回廊,拐角,回廊,长谷部第一次觉得本丸有这么大,大到让长谷部怀疑自己刚刚听到的铃铛声是不是幻觉。

然后长谷部就看到了站在回廊中的审神者,肩膀上蹲着狐之助,正甩着尾巴,用没有温度的机械音发出“审神者长期外出后恭迎”的语句。


“您好,我是新就任的审神者,山田雪原。请问你是近侍么?”


山田雪原正逗弄着狐之助,虽说是高端的晶片产品,可行为与真正的狐狸并没有什么区别,被挠过下巴也会舒服的抖动发出呼噜呼噜的声响,长谷部并没有看他而是左右打量着,似乎在寻找什么,半晌才开口。


“他呢?”

“啊?”

“我问你他呢?”


隔着面纱山田雪原即使不用看也能感觉出来这个长谷部对自己并不友好,正准备进一步解释什么的时候,其他的刀剑也都陆陆续续的赶来,先是满腔欣喜,后又变成隐藏不住的失望,一群刀剑呈扇面将山田雪原包围起来,却不同他说话,只是相互低声在交谈,眼神半是打量半是抵触。

山田雪原有些尴尬的站在中央,面纱下的嘴抿成一条直线,藏在衣袖中的手下意识的扣着掌心,最后还是狐之助和从中走出来的烛台切光忠帮忙解围。


“我是这个本丸的近侍,请和我说吧。”

“那个……”


狐之助打断了雪原的话,用一种公事公办的强调将上一任审神离职的事说完之后,紧接着将山田雪原介绍了出来,在时之政府实习了将近半年多的审神者,即日起将担任这个本丸的新任审神,由其带领守护时空,说完狐之助抬起前爪拍拍地面,山田雪原连忙站过去,挺胸抬头。


“那个……请,请多多指教”


并非山田雪原没有气势,只是不太友好的众多眼神和这个比雪原高了几乎半个头的烛台切让这种气势瞬间矮了一大截。

“以后的日子,希望不要太难过吧?”山田雪原看着眼前一个个抱臂抵触的付丧神,皱起眉头暗自祈祷着。


背后情人

背后情人#史密斯夫妇设定#
【一发完·下】
两个人还是不可避免的见面了,在天色渐黑还未全黑透的时候,顾顺堵在了李懂下班的路上,准确来说,是堵在了律师事务所的门口。

“我觉得我们需要谈谈”
“谈什么,谈你一个飞身十字固顺便扭断我的脖子?”
“那也比你穿着半透明蕾丝舞蹈裙大腿里还藏着把匕首看起来强一点吧,至少我是用肉体扭断的”
“其实我……”
“其实你这个任务比其他的目标都好看”
“oh fxxk,我的心都凉了半截”
“比我先到家我就愿意和你谈谈”

李懂非常酷的给了顾顺一个你懂的的眼神,然后二话不说按下了桌面下的按钮。

“……你大爷”

顾顺在网中挣扎的时候还不忘说了一句,李懂手指吻了唇之后贴在顾顺的唇上,眉眼间尽是笑意,顾顺觉得这个小混蛋可能是给自己下了什么迷魂药,在这种尴尬又危险的情况下,自己居然还是觉得他挺好看的,又清纯又淫【ying】荡【dang】。然后顾顺就看着李懂紧身剪裁的西服裤绷出的线条在坐上驾驶位置时那优雅迷人的模样。

“妖精”
“我们家里见”

顾顺小声bb的时候李懂已经开车走了,顾顺晚了李懂将近三分钟才回到别墅,顾顺在外面转悠了几圈发现整个别墅的门窗都让李懂给锁了,这样顾顺不得不选择采用迂回战术来进到这个他们两个曾经生活过五年的家里面,熟悉的地方唯一的好处就是在所以地方都被清扫一遍之后,有一些特定的特殊的藏东西的位置也不会被发现,顾顺轻手轻脚的从书房的架子后面拿出了手枪,一边装着消音器一边往门外看过去,二楼的走廊里没有人,不过也不太确定李懂会不会藏在哪个房间里时刻准备着给一顿子弹大餐过来,顾顺一路轻轻走过去,还没等转过拐角,一阵机枪的扫射就压了过来。
顾顺不太记得自己是怎么和李懂两个人从枪战发展到肉搏最后又意料之外的发展到床上去的。顾顺就记得在做的过程中李懂给自己的那一巴掌仿佛是个导火索,让他们两个天雷勾地火从一楼到二楼恨不得大战三百回合,惊到隔壁邻居都找来警察以为他们被绑架了,但是不得不说开门的那一瞬间,隔壁的夏楠还是有点被眼前两个用被单裹着下半身的男人给受到一定的刺激。

“have a nice day”

顾顺关门前听到夏楠这么说了一句。
第二天一早起来李懂不得不踩着一地的玻璃碴子去拿冰箱里的麦片和牛奶,顾顺从一地的水果里找到两个还算完整的苹果出来,坐在一起享用了一顿别开生面的早餐。

“哦,昨天晚上你的飞身十字固还是很厉害的”
“你的柔韧性也不错,还给我脖子上狠狠来了一脚”
“那那次去度假的时候,你是不是……?”
“扎卡”
“哦,god,我垂涎那个其实很久了来着”
“相信我,那绝对不是一个很好的回忆,你呢?结婚四周年的时候,你没听见……”
“那一次我被榴弹给炸了,整个耳朵都不太好使”
“哦……哦!”

顾顺挑了挑眉,吞下最后一口麦片,两个人对视一眼刚想笑,一个小型烟雾弹就打破了这个不算太规整但是很美好的清晨,从扫射的程度来看外面至少有十个人,李懂一边躲子弹一边往仓库里冲的时候还不忘补充,顾顺没说话,伸手按着李懂的头躲过了一发狙击。两个人在这种时候达到了一种空前绝后的默契,除了顾顺一脚把定时炸弹提到了煤气管下面还顺手把家炸了之外,李懂看着被炸到只剩一半的家,回手二话不说就想一巴掌抽过去被顾顺强烈的求生欲挡下。

“我们打赌赢过来的,打赌赢的”
“我们需要一辆车”
“庄羽那有”

跳跃性的谈话很快被一段不算激烈但是绝对动感十足的追车打的稀碎,顾顺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看着李懂悠哉悠哉开着一辆被残害到快掉轮台的马自达,觉得自己有必要重新树立一下世界观。两个人行动起来不互相拖后腿的感觉很爽,也许是因为更契合的原因,所以之后的行动比顾顺李懂两个人想象中的,至少来说不能再坏一些。

“我只能帮你这么多了”
“谢了,徐宏”
“祝你好运”
“我会的”

李懂挂掉电话,目光和顾顺短暂交流之后晃了晃上一次结婚纪念日,在一顿混战后竟然还存活的手表,确认它真的慢了之后才摘下来颇为遗憾的叹口气丢进了垃圾桶。

“这一次我们俩的任务竟然一致”
“我觉得是个陷阱”
“我觉得也是”
“那我们还出么?”

顾顺把从庄羽家顺出来的武器一股脑倒在桌子上,挑出两个顺手的丢给李懂,李懂看了一眼塞到腰侧。

“出”

两个作为独来独往惯了的杀手突然之间合作,磨合其实也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尤其是在知道这个目标可能是个诱饵的情况下,想要知道一些有用信息就更难了。

“其实我挺想把他干掉的”
“留条活口吧,我们没时间了”

顾顺看着窗外,直升飞机的强光映在脸上,让顾顺不得不眯起眼睛。

“两分钟?”
“一分钟”

顾顺拉上窗帘,一拳揍晕那个少年之后打开后门。
有些事不能逃,越逃事越多,这是两个人难得意见一致的时候,但是人生何处不意外,意外就在三尺外,比如说从旅店逃出来之后钻进的是一个宜家,顾顺一手拿着装着武器的手提包一手捞过来李懂的腰在额头落下一个吻。

“地方不错,顺便可以看看新家的装修”
“我看那两件衣服就不错”

顾顺说着李懂的目光看过去,两套西服,一黑一白,顾顺赞同的点点头。

“的确不错”

要不是拿着枪,顾顺和李懂都以为彼此是要去参加自己的婚礼,李懂眼睛黏在顾顺的唇上几秒端起枪。

“下辈子见,顾顺”
“下辈子见,我懂儿”

枪战在如同迷宫的宜家给两个人带来了方便,顾顺趴在一张双层儿童床上解决掉第三个狙击手之后意外得到了李懂丢过来的“补给”——一把刀,小的用来削苹果皮的那种,顾顺抬头无可奈何的看着李懂,李懂则是耸耸肩对顾顺比了一个抱歉的手势。

“给我几分钟”
“怎么了?”

顾顺看着李懂趴在地上,一时间以为李懂中弹了,连声音都变了调,不顾扫射过来的枪子儿要往李懂那里冲。

“我没事,我要搞个大动静而已。”

顾顺换了个角度,才看到李懂是在安装简易的炸弹。还真是个了结,炸弹响起的时候顾顺把李懂按在身底下暗自想着。

三个月后

中国上海

“早安”
“早安”

顾顺搂着李懂亲了一口额头,按下遥控把厚窗帘拉上,翻身又盖上了被子,很快屋子里传来一声。

“顾顺,fxxk!”

END

朱雀街

为前几天的flag还债。
无意义的一辆破婴儿车,改自行车失败orz
直男写手
写的也就那么回事
全文见评论链接

《朱雀十三》一宣+预售


--信息--

刊名:《朱雀十三》

原著:《红海行动》

cp:顾顺×李懂

分级:NC-17

字数:8w+

页数:188p

价格:45r


--团队--

文:向山骨

封面:soark

字设:缇子

校对:九思&菌子酋

排版:雨收

宣图:雨收

感谢:圆哥


--其它--

工艺:双封+烫金

赠品:明信片

宝贝们,实体本7000加的军服play真的不了解一下么?!预售看这里,看我,看我一眼好么宝贝?!

立flag

那个……我想……开一个……宽永休鹇对贺兰大人的
3p的车,太罪过了太罪过了